孤独的文森特

想写出让人温暖的文字。【手比心

 

GHOS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被人邀请到一个村子。接到请求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他的工作不算很紧,但还是没能立即来到这里。

村子靠着山,郁郁葱葱的树将它掩住了。进村前也要通过一条长的林荫道——很窄的一段路,只有三人并排宽,两旁的树长得出奇的整齐,像被修剪过。这条路从村口割开,另一半通往村后的山上。

带他来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似乎不明白歌仙此行的目的,只当做远行的客人,途中不紧不慢,询问着一些充满童稚的问题,甚至爬上树摘了山果拿给他。

“村子里有什么异常吗?”歌仙问。

少年歪着脑袋望着他,认真地思考着,“没有哪。”

“你不知道我来的目的?”

“您不是山爷爷的客人嘛。”他笑着将果子塞进嘴里。

叫山田的老人已经在村口等候,少年领着歌仙前去招呼,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他似乎不知道村里的‘事’?”

所谓的‘事’,也是歌仙被邀请的缘由,这个村子被恶灵侵袭了。

“小孩子的确没有感觉到异常,但当年参与祭祀的人除已经去世的前川外,确确实实感觉到了。”

“祭祀?”


从受害的范围来看恶灵的出现恐怕是为了复仇。但山田不明白为什么山神大人没有守护村子,或者应该说向山神献出祭品的他们为什么没有受到山神的庇佑,明明他们是为村子做出贡献的人。

歌仙不置可否,打算夜晚去祭祀山神的地方看一看。老实说他并没有感觉恶灵的气息,但山田似乎很笃定,也很诚实地在恐惧着。

当天夜里他便进山了。山上比村子里冷一些,披着山田交给他的羽织也没有抵御多少。冷则冷矣,直到达到侍奉山神的地方他仍然没有感觉恶灵的气息。

或许这只是山田晚年对自己罪行的忏悔?

罪行?歌仙突然意识到自己意识里出现的这个词语。他从没深究过人类的罪孽,所除的恶灵有几个是没有“苦衷”的呢,只是这里不该是恶灵所在的地方。

山神小小的神社里供着一尊石像,歌仙裹紧了羽织靠过去。或许会是一个没有结果的夜晚,他打算再等等,天亮之后下山也不晚。

平静的现状让他产生了困意,他靠着石像后的树闭着眼镜小憩。

不知道过了多久,半梦半醒间听到有孩童的笑声。他猛然惊醒声音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正要起身时,身旁便晃过一个黑影,很轻的气息,并不是人也非恶灵。

“你是新来的除灵师?”

黑影已经从他身旁飘走了,声音模模糊糊不太真切,似乎有东西隔开了,但歌仙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他没有回答,使劲想看清楚黑影的模样。

“这里没有怨灵。”黑影又说。

“的确没有灵的气息。”歌仙终于回答道,“但存在过吧。”

“谁知道呢。”

“袭击山田他们的 ,是你吗?”

“只是恶作剧罢了。”对方笑起来。歌仙也不再继续问下去。短暂的沉默之后轮到对方问话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你不是灵,我对你没办法。”歌仙实话实说。

“诶——?”

对方似乎很诧异,声音靠近了些。

“你也没有打算困住我吧。”歌仙一边说一边向对方挪了一小步。

“当然,我没那个意愿也没那个本事。”

“……”他还想再问问山田的事,想了想又闭口不提了。既然这里没有恶灵,那他也不必再呆在这里。“恶作剧也适可而止吧。”

“听不出来劝诫的意味啊。”

歌仙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他没有回村子里去,将羽织留在了山神的住处。


后来他又去过一次,在山田去世以后。他接到邀请却又没及时赶到。再去山上时,那座小小的神社已经破败不堪,几乎看不出从前的样子。他走近去,看到自己留下的羽织,竟如刚离去时一样光洁如新。再近一步发现那羽织下裹着一把生锈的古刀。


//完//

 @精神领域 交作业_:(´ཀ`」 ∠):又短又无聊,打死我吧……

(感谢阿濑的建议!)

  3 3
评论(3)
热度(3)

© 孤独的文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