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文森特

想写出让人温暖的文字。【手比心

 

【接龙】就是让你吃不着

一个努力让他们H又努力打断他们H的接龙

上一棒阿濑戳→这里

**********************

青江把手伸到歌仙脖颈间,眼波流转间竟流露出一股女人的媚态,歌仙一惊,身体先于脑袋反应一把推开了他,再看过去,却见他倚着墙笑嘻嘻地盯着自己。

“王后背叛自己的丈夫和公主的时候,是不是这个表情呢?”

歌仙反应过来青江是在模仿剧里的王后,立马正色道:“你演的是公主吧。”

青江笑起来,伸出手提了提裙摆,再去瞧他的脸,又是一副天真的少女模样。歌仙不由赞叹,作为社团的幽灵成员,青江竟有如此高的表演才能。

“谢谢您,王子大人。”

他嘴角微翘,眼神澄澈的像溪水,尽管不太习惯脚上的鞋子,但微曲起来的腿依然有种说不出的魅力。若不是舌头还残留着酥麻感,歌仙真要以为几分钟前和对方接吻是自己出现的幻觉了。

青江朝他伸出手,恢复了平时一贯的表情,少女的气息立刻消散,歌仙还愣在地上,他有些艰难地弯下腰拉住歌仙的手,正要用力向上时,背后的门被推开了。

毫无防备的青江被门板重击,原本就站立不稳的他歪歪倒倒的坚持了几秒最终整个人都扑到歌仙身上。

明亮的光从门口照进来,浦岛的声音也跟着阳光一起洒进来。

“呜哇!对不起!”

歌仙大声向浦岛求助,又用手推了推压在身上的人。

青江的肩膀小幅度抖动,似乎发出了轻微的抽泣声,浦岛迟疑地向他伸出手时,他微微侧身躲过了那只手,接着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双手掩面断断续续地说:“竟然在王子面前如此失态……我真是……”

他正说着,身上的裙子就哗啦一下掉了下来。浦岛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赤裸的身体,拿着龟吉的手也不由地松开,龟吉啪叽一声掉在地上。

歌仙一个机灵跳起来,竟莫名其妙地伸手捂住了浦岛的眼睛,不过看到青江时又反应过来自己的多此一举,急忙松开他去捡地上似乎在哇哇惨叫的龟吉。

“青江学长?”

浦岛的声音有点嘶哑,还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已经完全暴露的青江索性放开遮住脸的双手,爽朗地拍了拍浦岛的肩膀。

“哟,你好啊浦岛君。”

“学长,我认为快点穿上衣服比较好哦。”

“为啥?这里是男校吧?”

他刚说完,就看到歌仙就忧心忡忡地指了指脚下的裙子。

“刚刚,我好像听到拉链坏掉的声音……”

青江顿住笑容,双手猛地扶额。

“这下会被长谷部劈成两半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鹤丸看着抱了一团公主裙的青江,一边笑一边拍地,这个状态已经持续了五分钟。青江和歌仙从起先不停的白眼,到后来麻木地开始寒暄,再看鹤丸的脸时,两人发现他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人……”青江生无可恋地望着歌仙,“我觉得这比我直接去和长谷部自首的效率更高,鹤丸相当于移动电台吧,还是实时播报的那种。”

歌仙安抚地拍了拍肩,“拿着修复好的东西去,结果总比那件坏掉的要好的多。”

青江一副“我看未必”的表情,又看了看渐渐冷静下来的鹤丸。

“什么时候可以修好?”

鹤丸边抹眼泪边说:“明天去学校就能给你,不过在那之前不要碰上长谷部哦。”

“这是我要对你说的话吧!”

青江惴惴不安地吼道。长谷部是社团统率,虽然划分给他的任务只是道具管理而已,但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将社团的事物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对于破坏道具或者服装的人,他会展现出迷之鬼畜的一面,想到这青江不禁一个寒颤。

歌仙倒冷静的多,等鹤丸拿着裙子离开后他又拍了拍青江的肩膀以示安慰。


青江捉住他的手腕,“来陪我对对戏吧。”

见歌仙一副要拒绝的架势,他立刻厚脸皮地说:“是因为你我才抽的这个签啊,不然现在出演这个角色的就是你了吧。”

歌仙不想听他的歪理,不过想想对戏也没什么损失,自己演的角色虽然不重要,但这样也顺便能梳理一下整个剧的脉络……再说,帮帮他也不是不可以。

歌仙正襟危坐,就等着青江念台词。却见他化成一道黑影迅速扑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压在自己身上,双腿用力夹紧了他的腰。

“等等……”

公主好像没有这么主动的时候。

青江捧着他的脸,语气中充满怜惜,粗糙的手指在脸颊上摩挲,“看这伤口……真不该让你涉险……”

说着他俯下身,在指腹滑过的地方轻吻。

这句……似乎是王后的台词……


——————————————

我终于也是抛锅小能手了,下一个 @虾子君▁ 加油╰(*°▽°*)╯    

多余的话:不知道为啥,鹤总 会缝缝补补这种事听起来特别有趣我就一时手贱_(:з」∠)_不要打我

总之写的乱七八糟,不要在意逻辑,转场生硬就当做不知道吧_(:з」∠)_

  12 12
评论(12)
热度(12)

© 孤独的文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