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文森特

想写出让人温暖的文字。【手比心

 

Kasendoscope-紫萱草

歌仙联文11棒

企划戳:【企划

上一棒:【调酒仙

多余的话留在最后

—————————————————

蜂须贺的店在离学校不远的巷子里。

或许是潜意识作祟,歌仙总觉得在还没拐角的校门口就能闻到店里香甜的气味。他如往常一样,缓慢地踱步到那里,由蜂须贺现做的华夫饼和咖啡会在他落座不久后送上来,在不改变口味的情况下,这几乎是默认的搭配。

“大忙人,今天怎么样?”

蜂须贺眼角带笑的调侃。他的长发束在脑后,雪白整洁的工作服衬得皮肤更白了,脸上的表情也像打了暖光一样柔和起来。

歌仙将书推到一边,若有似无地叹了一口气。

“不开心的话可以辞掉这份工作。”

见他欲言又止,蜂须贺忍不住劝道。

他缓慢地啜饮着咖啡,轻轻摇了摇头,“并不是这样。”

“对自己要求太高,最后会吃苦头哦。”

歌仙歪过头,露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店长微微一笑,又去招呼其他客人,末了回头对他说:“听说市内有家不错的酒吧,下次一起去?”

“我对酒……”

似乎是料到他会拒绝,蜂须贺转过身用叉子将华夫饼送到他嘴边,“在吃这些糕点之前,你也说自己不感兴趣。”

他一口吃掉松软的饼,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

虽然并没有蜂须贺想象的那样烦恼,但转念一想,偶尔转换一下心情也是不错的。

 

下午茶时间结束后,歌仙会到先前老师的书斋去指导新的学员练习书法。老先生早已年迈作古,书斋转由长子经营。原本充满书墨香气的地方,而今增添了浓厚的商业气氛,学员更换的频率相当快,大都只是稍加练习,两三周之后便不再前往。

歌仙进去时,成田正带着几个十几岁的少年入宅。书斋是先生留下的住宅,隐藏在闹市中的和风住宅,有一个宽阔而美丽的庭院。在歌仙还很小的时候,这里只是先生个人的居所和书房,他有好几个像歌仙这样的得意门生,闲暇之时便邀他们一起看书写字,书斋慢慢有了现在的雏形。

但到成田这一代,这里就变成一个普通的授课地点,除了比图书馆多了些珍藏品之外其他别无二致。

看到他后,成田迅速安排几个孩子落座,然后笑嘻嘻地向他走过来。

“歌仙你来啦。”

歌仙轻轻点头,指着新来的孩子明知故问道:“这是新的学员?”

成田“哈哈”笑了两声,喜悦的情绪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

“都十多岁了啊。”

歌仙故意提高音调,他当然知道成田频繁招募青少年的原因——虽说这个年纪再来学字无可厚非,但实际上大多数都是心浮气躁难以平静的,比较而言,年龄更小的孩子会更有灵气,至少歌仙见过的是这样。

但成田没有接他的话,匆忙地向学员介绍了歌仙之后,便如往常一样迅速地闪了出去。

日常的授课结束以后,歌仙会守着他们练习,直到暮色之后才会离开。原本他只是为了完成老师的遗愿才留在书斋帮忙,这里的环境令人舒畅,自身也有呆在这儿的意愿。但先生去世之后,成田总是一意孤行地改变,甚至连他的工作也一并改变了,从现在的状态来看,成田已经将歌仙默认成了书斋的老师。

他在学员的书桌前浏览,看到新来的孩子脸上露出明显不耐的表情。如果是先生的话,大概会说一些劝慰和引导的话吧。歌仙从他身边走过,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静坐了会便从书斋离开了。

 

今天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回家,从书斋离开后,又开车回了蜂须贺的店里。还未推门,浦岛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他偶尔会来店里帮忙,但蜂须贺一般会强力制止。

推开门后,歌仙看到他正端着咖啡飞快地在店里穿梭,瞧见歌仙后,又迅速放好手里的东西跑到门口对歌仙说:“欢迎光临!”

他的眼睛像幼童一样纯粹,绿色的眼瞳似乎装着对整个世界的向往。歌仙拍了拍他的头,笑着说:“对我不用这样客气。”

浦岛嘿嘿笑着,抢过他手里的文件和电脑飞快地跑进去放在空位上。

“吃点什么呢?”

俨然一副店员的姿态。从书斋走出来的歌仙心情仿佛猛地被阳光照耀了,颜色一下子明朗起来。他沉吟着摸了摸下巴,然后对那个满怀期待的孩子说:“那……我要一杯未加调试的杜松子酒。”

浦岛楞在原地,身后传来蜂须贺的笑声。

“都说让你安静地坐下来,这下怎么办,客人点了这种东西。”

浦岛不服气似的扔下菜单,又朝吧台内的蜂须贺喊道:“店长我要超大份的奶油冰淇淋!”

“好好。”店长在那头轻声应道,不一会就端出香甜的冰淇淋放在浦岛和歌仙所坐的桌上。“这是今天打工的报酬。”

浦岛大声说着谢谢,接着在歌仙面前大口享用起来。歌仙和蜂须贺相视一笑,接着打开电脑开始写起明天的教案。

教师的工作对他而言并不难,他觉得自己能够把控好教授的力度,于自身而言,他想不出会有人听不懂自己课的状况。

但现实是,他不止一次听到有学生抱怨国文课的老师。

完全听不懂。

感觉需要带一个翻译器。

毕业之前不会换老师了吧。

 

这些话让他非常困惑,每到书写教案的时候,那些孩子的声音就会浮出来。如果能知道问题所在,说不定会更容易改进,但他的教授找不出一丝破绽,就连其他班的老师来旁听时也赞不绝口。

也许你该试着多和年轻人交往。

蜂须贺曾这么评价,他毫不在意地回敬道:这是作为过来人的经验吗。

蜂须贺和浦岛的确相处的很融洽。

他看了眼吧台,店长正专注地将水果摆在碟子里。蜂须贺有着和浦岛一样的绿色眼睛,但和浦岛不同的是,他的眼瞳里传达出来的是一种温柔的包容,好像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可以用对待客人那样柔和的态度接受。

歌仙拉回目光,手指嗒嗒的敲出了一行字。

 

教案写完也到了闭店的时候,蜂须贺换上私服,坐在歌仙对面,眉头紧蹙在一起。

“成田又找你谈了?”

明白过来他所担心的事,歌仙不由地笑起来。蜂须贺说的,是成田将彻底改造先生书斋的事,已经默认歌仙作为书斋书法老师的身份还不够,他想让歌仙辞掉现在教师的工作全身心的投入进他的事业里。

或者你回去继续做杂志社的主编,那边的社长也找我谈过了,有合作的意向。而且他也想让你回去。

不久前成田才这样跟歌仙说过。

他对蜂须贺摇了摇头,“成田不会逼我,不然改造之前我就会离开书斋的。”

“现在两边都抓着你不放啊。”

蜂须贺说的两边,除了成田和杂志社另一端就是现在就职的学校,以歌仙的身份和地位就算只在学校里做简单的后勤工作,招生量也会源源不断地增加——所以就算学生集体抱怨,学校也不会辞掉他,某种意义上,这才是让他烦恼的根本。

“如果成田将书斋毁掉,我也没有呆在那里的必要了。”歌仙顿了顿,又说:“你不用担心我。”

 

“不会觉得遗憾吗?”

离开之前,蜂须贺这样问歌仙,他站在店门前望了望自家的招牌,绿色的眼睛里盛着温柔的哀伤。

“如果它被毁掉,我肯定会很难过的。”

歌仙惊讶地睁大眼睛,又慢慢平缓下来。

“老师的书斋会一直在。”

没错,现在正在被毁掉的是成田的书斋。

歌仙的车开到J区边缘的住宅区,下车后他的耳朵里响起了钟鸣的声音。虽然在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教堂,但现在这个时间,当然不会真的有钟声,或许是自己积攒了太多的压力,他捋了捋挡在额前的刘海,任凭那彻耳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荡。

有空去教堂参加弥撒吧。

进屋之前,他喃喃念道。

 

———————————————————

抱歉这里是11棒的文森特,感谢还能看到这里的你。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拖到现在(已经一周了),然而交出来的却是这种糟粕,我想土下座也没法让诸君原谅我的过错,要砍就砍吧【凛然脸】

然后,这里的歌仙是整个联文里最普通的歌仙,普通的书法家和文学家,虽然本丸的歌仙兼定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强大的,但偶尔也想看看大少烦恼的样子(被砍)

总之,写了这样短小的故事,开头提到了蜉蝣的调酒仙,结尾(大概有)提到了天见的神父仙,自家的歌仙在中间烦恼着,希望第二轮遇上其他的歌仙能立刻就结束自己的烦恼,有空的话去自由散漫仙的房东那里听听歌手仙唱歌说不定可以起到缓解心情的作用,对了还得和糕点师蜂须贺去调酒仙那里喝酒,去神父仙那里参加弥撒(突然好忙)

那么大家加油了

【土下座】


  17 6
评论(6)
热度(17)

© 孤独的文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