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文森特

想写出让人温暖的文字。【手比心

 

【淡如水的青歌青】无题

※淡的不好意思打CP tag

※架空,捏造

※自己也不晓得在写什么

——————————————————————

这个森林里住着可怕的妖兽。


你最好不要走到深处去。

歌仙对眼前面露愁容的老者点了点头,转而深入时背后传来若有似无的轻叹。他笑着摇了摇头,紫色的头发在风中轻柔的晃动。


这里只是乡下一座普通的小山,随随便便旅行到这里,随随便便依着小路走上来。他由着自己近乎怪癖的习惯,不顾老者的劝告走近了山顶茂密的丛林。树木比想象中的繁茂,树枝遮天蔽日般横在头顶,湿冷的气息从地表窜上来。


“就算是住着妖怪也要进去吗?你不怕吗?”

跟在老者身后的小孩泪眼汪汪地问道,他刚刚迷了路还将歌仙认作妖怪。

“既然是妖怪,不可能和人类一样吧?”

“谁知道呢,妖怪不就是会迷惑人类的东西吗。”老人皱着眉头望向森林深处,“不管怎么说,离的远一点总是好的。”


歌仙喜欢旅行,也喜欢听自己路过的地方那些怪谈,他虽不信鬼神,却并不觉得说出那些话的人愚蠢——不论谁的世界里,都会存在一些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东西。

他穿过湿冷的林间,到达山顶时已接近暮落。执意地站在山顶最高的位置,远眺着对面群山里自己曾留下过的痕迹。山里的夜幕来的很快,还没走到白天与老者分开的山腰月色就将山林染成了灰色,夜风吹的树枝簌簌作响,隐隐约约像是被敲响的风铃。


叮铃——

叮铃——

叮铃——


“哎呀,是人类啊。”


歌仙猛地顿住脚步,他抬头望了望月亮,因这幻听而皱着眉头暗自自责。


叮铃——

黑色的影子唰的从眼前晃过去。

“为什么不怕我?”

耳朵里灌进一阵冷风,不适的感觉让他本能地扭过去抓住了背后的手臂,正要如往常一样用自己熟练的招式压制过去,手里充实的感觉就消失了。

“哦?是位大胆的客人呢。”

这就是所谓的妖兽吗?他捏紧了拳头。不相信传言,却无法不信自己。那个手臂的确是在自己手里消失了,像风一样,捏的越紧逃的越快。

“不提问吗?”

妖怪在背后开口。歌仙转过身,看到一个披着白衣的人形。虽然是徒劳,但他还是问道:“你,是妖怪吗?”

夜风把那头墨绿的头发吹起来,长发下面红色的瞳孔直直地盯着歌仙,像冷血动物一样散发出危险的光芒。随即他半眯起眼睛,朝歌仙挪近了些。

“不是哟。”

“什么?”

“我讲的都是假话呢——人类常这样说——这样的话你信哪一句比较好呢?”

歌仙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乡下的小山上和一只来历不明的妖怪展开哲学问答,虽然他当机立断就拒绝了。

“你有什么目的?”

歌仙望着他,竟不觉得害怕。不过要说的话,他还未曾体会过“恐惧”的感觉,只是看着眼前这只——姑且说是妖怪先生的生物背后微微有些发凉,大概是夜风的缘故。


“目的?”妖怪先生惊愕地瞪大眼睛,接着意味深长道,“人类可真有意思,在别人的地盘上质问别人有什么目的?这个状况怎么看都是我该问你的吧。”

“哦,我只是路过,若有冒犯,还请原谅。”

他后退一步,仔细地打量着歌仙,摸着下巴说:

“嗯?还是个很有礼貌的人类。有趣。”

歌仙讨厌这样细碎的打量和奇怪的评价。

“我喜欢接触有趣的家伙,既然你有幸遇到我,我可不会轻易让你离开这片森林,一定要好好招待你才行啊。”

歌仙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然而那位妖怪说完这番话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他面前。余下的只有那隐隐约约的风铃声,他愣了片刻随即走向山下。


阳光下看起来,那瞳孔似乎没那么冷了,半眯着的时候显得他像只懒洋洋的猫科动物。

歌仙筋疲力尽地靠在树上,看到他这副样子不由地怒火中烧。

如你所见,他没有顺利地走下山。托这只妖怪的福,他在山腰转了一个晚上,“好好招待”的意思还真是简单明了呢。

“嘛,看你玩的也很开心……”

歌仙懒得给他白眼,被他折腾了一个晚上,已经超越了近几年内走过的最远路程,不过比起这个更累的是对付眼前这个让人火大的家伙。

“你……”歌仙靠在树上,顿了顿又沉默了下来。

妖怪的情绪人类很难把握吧,或许过了这股新鲜劲,马上就会放他下山也说不定。如果自己迟迟未归,山下的人会对这座山抱有更深的恐惧吧。


“你在想什么?”

“除了想你什么时候能放我离开还能有什么。”

“哦,也对。”


“你喜欢花吗?”

歌仙望着提问的妖怪,淡淡地答因为风雅,所以喜欢。

“人类说的,不一样的花有着不同的意义是真的吗?”

这种传闻,在这种深山老林到底是怎么听到的……

“杜撰而已。”

“啊可惜。”

歌仙听不出可惜的味道。疲惫磨的他睁不开眼,他就这么靠着树静静睡过去。

风中又传来风铃低吟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妖怪已经不见了踪影,自己身上洒满了细碎的紫色风信子。他错愕地抖落散开的花瓣,急匆匆地走下山。


这个时候吊钟海棠才对吧。

——————————————

Aoe妖怪原型讹兽,唉想了好多写不出来太文盲了对不起看到这里的你(干笑.jpg

因为aoe深夜60分才写的短文结尾强行“花束”(扇自己耳光.gif

  14 29
评论(29)
热度(14)

© 孤独的文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