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文森特

想写出让人温暖的文字。【手比心

 

kasendoscope-Round2 Chapter 05

第五棒的语文仙

企划→

上一棒摄影仙→

※※※※※※※※※※※※※※※※※※※※※※※※


歌仙拎着画板,衣服和头发都湿透了,紫色的头发贴着额头,眼角带着笑意,抱歉地对蜂须贺点了点头。

蜂须贺皱着眉头指了指墙上的挂钟,“我知道你不是一个不守时的人,搞成这副样子是遇到什么事了?”

虽然是疑问,却没有担忧的气氛——毕竟湿头发之下那双眼睛平静的宛如深湖,若真遇上什么要紧事,也不会这样怡然沉静了。

“抱歉,是我没有预估好。”歌仙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今天预定写生之后马上回到这里的,不过途中经过C区,发现了一家有意思的店铺,稍微多留了一会儿。”

“真稀奇啊,竟然还有能让你沉迷到忘我的店铺。是什么店?”

“倒没有那么夸张,”他从浦岛手里接过干净的衣服,一边走向休息室一边侧头对蜂须贺说:“一家古董店,不过硬要说的话,店长比商品更有意思。”

说着便推门进了休息室。

“之定老师是恋爱了吗?”

之定老师是书斋的学生对歌仙的称呼,浦岛早前也去那里上过书法课。或许是歌仙身份的影响,现在授课的学校的学生也叫他之定老师。

浦岛提出匪夷所思的疑问,瞪大眼睛望着哥哥。蜂须贺被他夸张的神情逗笑,又一脸不解地问:“为什么这么问?”

“那个之定老师竟然会觉得别人有趣诶,蜂须贺哥哥你不好奇吗,我超好奇的。”

“这是什么逻辑?”

“之定老师很喜欢古董之类的东西吧,他竟然觉得店长比古玩更有趣,这不是超让人在意吗?要让我的注意力从我喜欢的东西上移开,除非拿着那个东西的是我很喜欢很着迷的人。“

“你什么时候学会类推了,难道有经验?”

蜂须贺只觉得弟弟说的话有趣,却没想到自己的问题竟会让一向开朗的他语塞,他正要严肃地提问,换好衣服的歌仙就从休息室出来了。

“多谢了,浦岛。”

“不客气,之定老师。你们接下来要去酒吧对吧,那我就先走啦,你的钥匙放在吧台上了。”

或许是猜测到自己哥哥的意图,浦岛飞快地从店里跑开了。

蜂须贺朝歌仙耸耸肩,“所以,是什么样的人这样吸引你的注意?”

被弟弟一分析,他也跟着好奇起来。

“很难说清楚,有机会的话带你去C区认识一下。”

蜂须贺觉得,眼前的之定老师快要脱离职业瓶颈了。【注1】


穿过市中到达M区时已是夜幕,华灯初上的街道交织着恍世的虚幻和暗藏的生机。Asgard就藏在这影影绰绰的夜灯之中。

蜂须贺像人形导航,带着歌仙准确无误地进入Asgard。

“你是第一次来吧?”歌仙跟在身后。

蜂须贺直直地走向吧台,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我早就讲过Asgard很特别了,因为店里很忙所以没有机会过来。这次为了请你来我提前就做好了功课……”

“欢迎来到Bar Asgard。”

调酒师侧过身,礼貌地说道。

蜂须贺把目光从友人身上移过来,看到调酒师的一瞬间,手指竟不由地抽动了一下。

“请问两位需要什么?”调酒师微微一笑,接着看向歌仙,他露出和蜂须贺相似的表情,但立刻就将诧异掩饰在印照着彩色灯光的眼睛里,恢复了沉着的微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他看着歌仙说。

“呃……”蜂须贺显得有些为难,他和歌仙都是很少喝酒的类型。歌仙只是单纯地不感兴趣,蜂须贺却是因为成年后初次饮酒引发了小小的事故,这让他对酒有了排斥情绪。

“不太烈的都可以……请问有什么推荐吗?”说完又看向歌仙,“你呢?”

“那个……”歌仙指了指吧台另一端。

调酒师立刻心领神会,向蜂须贺说了些什么,得到首肯后便低头开始忙碌。

“下午遇到的那位店长,和这位调酒师一样。”蜂须贺疑惑地“嗯”的一声,看到歌仙落在调酒师身上意味深长的眼神后,恍然大悟般点点头。

“这可真是有趣啊。”难怪说“很难说清楚”呢。

“您的酒。”调酒师将浅色的液体从雪克杯里倒出来推到歌仙面前。

他端起酒杯轻啄,接着便说了些赞扬的话,得到调酒师客气的回应之后,他终于忍不住问道:“或许有些失礼……请恕我冒昧地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

调酒师将调好的酒端给蜂须贺,依旧沉着地微笑着:“但说无妨,Asgard的客人都是我的朋友,放轻松一些也没问题。”

歌仙又啜了一口,“您的名字是否叫做歌仙兼定呢?”

调酒师微微一怔,眉毛抬了抬,眼睑轻轻一缩。

“没错。请问您是从哪里听到了我的传闻吗?毕竟这里的客人都叫我波旁。”

蜂须贺将目光转到这边,像嗅到了麻烦事的味道似的,秀气的眉眼蹙到一起。

歌仙大声笑起来,虽然不夸张但惹得调酒师和蜂须贺一头雾水,连隔壁座的客人也看过来。

“抱歉。”他为自己失礼的态度道歉,又看了看蜂须贺,最终叹了口气,“说来您可能不信,就在下午,我在C区遇上了一个和您相似的人【注2】,不过说相似也仅限于外貌而已——这样说会显得更奇怪吧?“

他停下来看了看二人,名为歌仙的调酒师已经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蜂须贺则似懂非懂。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做歌仙兼定,是屹立附小的语文老师。“

调酒师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这个世界看似充满巧合,实际上这些巨大的巧合却是由细小的必然组成。‘很巧’不久前我也遇见了一位跟您相似的人——拨弄琴弦差点勾走了客人的魂呢。【注3】“

两人的对话被蜂须贺的电话铃声打断,他接到浦岛的紧急电话,急匆匆地从Asgard离开了。

调酒师将蜂须贺的酒杯收下去,杯子却不慎打翻。他懊恼地摇头,对歌仙说道:“抱歉,竟然会因为心神不宁而犯这样的错误,我要处理一下这些被我打湿的东西,您稍等一下。”

歌仙笑着点头,却在看到调酒师拿起打湿的书本时惊讶地咳嗽起来。

“……这……”调酒师手里拿着两本诗集,一本国文,一本英文【注4】,而两本书歌仙都非常熟悉——英文的那本他已拜读多次,而另一本则出自自己的手笔。

调酒师看到他惊讶的样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是借与友人后交还回来的诗集,刚刚才拿来还没来得及放回去。在酒吧吧台放这个东西果然还是有点奇怪吧,早知道就花点时间收好了,也不至于弄成这副样子。”

“只要处理得当就不会留下水渍痕迹,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您。”


“这样重压之后,包好冷冻一晚便可恢复原状。“

“这可真是太感谢了。我虽算不上爱书之人,但也不愿书本在自己手里被糟蹋……”

“还得感谢你调给蜂须贺的是Mojito。”

说着两人都笑起来。

“说起来,花之塔的传说您可听过?”

“那个找不到任何入口的花之塔?”

“没错。那本诗集虽是英文出版,其中几篇的内容却贴合着花之塔的传说,这难得的又是‘另一个巧合’呢。”

调酒师似乎并不意外歌仙对诗集的了解,他点了点头,又返回书柜旁从一个雕着鸢尾的小雕像下面抽出两本书来。

“这两本由不同作者所著,风格却惊人的相似,和那一本一样,隐约浮现着关于花之塔内容。“

“……”

久久没得到歌仙的回应,调酒师终于把目光从诗集上移开,他看到歌仙正拿着那个鸢尾的雕像细致地把玩。

“很喜欢吗?”他问。

歌仙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果然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巧合’啊。”

“C区的那位也有着这样一个小雕像。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底座下方一定刻着‘K.N’的字样吧。“

调酒师抬了抬眼。

“很小的时候,在我老师的书房也有这样一座雕像,上面雕着萱草。“



-END-

————————————

【注1】因为R1语文仙正处在职业瓶颈期,和“自己”相遇以后会有不同的思考,所以职业瓶颈也就不是问题了

【注2】这里说的是C区的古董仙,时间是在摄影仙遇到古董仙之前,所以后面提到古董仙拥有一座雕像,那时候雕像还没有转送给摄影仙

【注3】这里是歌手仙,这个注解好像有点多余(

【注4】英文是神父仙出版的诗集,之前天见桑的设定里有说神父会写诗集但不在国内出版,因为神父最有BOSS气息,所以擅自设定他会在诗集里面提到花之塔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次比上次更短了(。感受到了抛锅的喜悦,虽然我放的坑不多,好像直接忽略掉也没关系。从联文开始到现在脑补过很多他们见面交谈的情形,但写起来不如想的那样顺畅,毕竟是和自己极端相似的人,和照镜子似的却又完全不一样,想着想着就觉得不如抛给下一位好了(被打死)。这里面说了很多“巧合”,我个人的话喜欢那种必然的巧合,十八位歌仙诞生于此被赋予不同的个性和身份,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但最终他们还是会相遇,会因为各种“必然的巧合”而聚集在一起,走上花之塔,完成属于歌仙兼定的冒险。

要说的就这么多,非常荣幸参加联文,再次感谢阅读。

  11
评论
热度(11)

© 孤独的文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